微信公眾號
分享
創新金融體系體制機制 滿足中小企業融資需求
來源:經濟預測部 ??作者:劉鵬 ??時間:2018-03-29

我國的中小企業有7000多萬,真正的工商注冊企業也有1000多萬,占我國企業總數比例達99.5%,中小企業的工業總產值和實現利稅分別占全國總數的60%40%,發明的專利占全國專利總數的三分之二,已經成為我國經濟發展的主力軍,是中國經濟增長中最有活力的組成部分。中小企業融資是一個世界性難題,特別是在實體經濟下行壓力較大、企業盈利能力下降的大背景下,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更加凸顯。金融體系如何進一步通過體制機制創新,有效服務好實體經濟融資需求,成為當前亟待解決的命題。

一、我國中小企業融資面臨的主要問題

1、內部融資規模小,企業無法做大做強

內源資金來源主要是企業留存利潤,即屬于股東但未以股利形式發放而保留在企業的資金。企業的留存利潤實際上是普通股東對企業的再投資。除留存利潤外,企業職工持股也成為一項內部資金來源。由于資金來源于企業內部,不會發生融資費用,因此它是企業首選的一種融資方式。但內部融資依賴于企業的自身積累和盈利狀況,中小企業經營規模較小,即便盈利能力較強其利潤規模畢竟有限,無法實現企業在較短時期內做大做強。事實上近年來我國中小企業資金來源中,自籌資金一度高達66.6%,其中城鎮個體經濟自籌比例達93%,股份制經濟達53%。自籌資金中還有相當部分依賴于企業經營者和職工向親友借債集資。尤其在經濟下行期,企業經營狀況惡化,內部集資規模也必將萎縮。

2、直接融資比重低,企業缺乏融資渠道

有數據顯示,發達國家的中小企業直接融資比重約為70%,相比而言,我國中小企業直接融資比重過低,僅為5%,企業缺乏融資渠道,這顯然是制約我國中小企業發展的重要因素。直接融資渠道大致有三條:

一是IPO上市,主要的問題是門檻高、難度大。滬深兩市對發行股票的公司要求連續3年的運營歷史和3年連續盈利記錄、發行前公司股本總額不少于人民幣3千萬元。主板主要是大型的藍籌企業,中小板主要針對穩定發展的中型企業,而創業板主要針對科技成長企業,因此對于普通廣大中小企業而言,門檻太高。此外我國尚未實行注冊制,企業從申請IPO到最終核準上市,流程多、時間久,無法滿足中小企業短期內的融資需求。

二是發行企業債券,主要的問題是信用等級低,對投資者吸引力小。從數量來看,當前我國債券市場主要是同業存單為主,截至年321日,占比接近三分之一,企業債數量僅為8.55%。從余額來看,國債占比超過18%,金融債占比超過25%,而企業債規模僅為4.82%。除國債以外,投資者對其他債券的信任度不高。中小企業信用等級較低,風險較大,對投資者的吸引力較小,不易從債券市場獲得融資。

三是民間借貸,主要的問題是缺乏法律保障,維權困難。相較于其他融資方式,民間融資手續簡便、門檻低、方式靈活、到賬快。但民間融資往往缺乏有效的管理,有的甚至是僅有當事方知道的口頭承諾,極易出現法律糾紛。另外,民間借貸還有這強烈的順周期性,經濟上行期企業經營狀況好,資金容易獲得。而一旦經濟形勢惡化,就極易出現借貸成本迅速升高、期限大為縮短,甚至無錢可借的局面。

3、間接融資成本高,企業缺乏信用擔保

在現行主要以服務大中型企業為主的金融體系下,由于中小企業往往缺乏信用擔保,因此很難獲得銀行貸款。據銀監會測算,銀行借貸的大企業覆蓋率為100%,中型企業為90%,小企業僅為20%,幾乎沒有微型企業。全國工商聯調查顯示,規模以下的小企業90%沒有與金融機構發生任何借貸關系,95%的小微企業也沒有與金融機構發生任何借貸關系,小微企業獲得的貸款在全部貸款中的比例僅20%左右。面對強烈的融資需求,金融機構在產品供給方面顯然并不匹配。從相關調查結果來看,中小企業的銀行貸款超過四成來自于四大國有銀行,而四大行則將信貸主要投放于大型建設項目和大型國有企業上,缺乏專門針對中小企業的融資計劃和產品。從超過兩成貸款的地方銀行來看,由于自身資金有限,也不能解決中小企業在發展中出現的融資難問題。

中小企業銀行貸款同時還面臨著融資貴的問題。中小企業在與金融機構的融資博弈中明顯處于弱勢地位。近年來,商業銀行對中小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的貸款利率基本上都會上浮20%70%,企業貸款的實際利(費)率高出大企業6個百分點左右,而國外一般高1.5-2個百分點。許多中小企業不得不依賴高額的民間借貸,例如當前的溫州地區民間融資綜合利率就超過了16%,過高的融資成本大大限制了企業的發展。

盡管銀行貸款融資難、融資貴,但仍然是中小企業的主要融資渠道。據2014年的一份調查問卷顯示,中小企業通常采用的融資方式為銀行貸款,占85%以上。由此可見,中小企業的融資渠道十分狹窄。

二、當前的金融供給在體制機制方面存在種種制約

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有企業自身的因素,如自身規模小、發展起點低、治理結構不完善、財務制度不健全、信息不透明、管理不規范、抗風險能力弱、優勝劣汰快等。但同時也應該看到,我國金融體系在體制機制方面存在著對中小企業融資的種種制約。

1、市場機制自身無法填補“麥克米倫缺口”

中小企業在融資方面天然面臨著“麥克米倫缺口”,這使得即使在流動性充裕的情況下,我國中小企業沒有擺脫融資難的困境。這一現象出現在大多數市場經濟國家,由于融資體制存在缺陷,資金的供給方不愿意以中小企業要求的條件提供資金,中小企業和金融機構之間橫亙著一道難以逾越的鴻溝,即后人通稱的“麥克米倫缺口”。世界范圍內的中小企業融資,大都存在著長期資金供給不足而形成的麥克米倫缺口。僅靠市場經濟體制本身無法彌補這一缺口,西方國家由于起步較早,逐步完善了相應的金融體系,組建了相當數量的中小金融機構,彌補了麥克米倫缺口。我國現行的金融體系和金融資源配置,具有典型的政府主導特征,天然有利于資源向大企業傾斜,加之市場化起步較晚,金融體系尚不完善,中小型金融機構嚴重不足,進一步放大了這一缺口。

2、隱性擔保和剛性兌付扭曲了真實風險

隱性擔保和剛性兌付混淆了風險資產和無風險資產,扭曲了市場資源配置。隱性擔保使得大量金融供給流向了具有政府背書的大型企業,即使這些企業在經濟層面的真實經營狀況可能表現不佳。而那些實際經營狀況良好的中小企業,由于沒有政府的隱性擔保,即使財務狀況再好也無法獲得競爭優勢。另一方面,由于剛性兌付不被打破,金融產品無法實現風險定價,價格僅由收益率決定,大大推高了如國債一類的真正無風險資產的利率水平。不僅使得資金大量涌入虛擬經濟,導致實體經濟供血不足。

3、小型金融機構數量不足

我國現有的金融體系脫胎于大一統的中國人民銀行體系,改革開放后,演變成了以中央銀行為主導,以工、農、中、建四大國有銀行為主體,其他金融機構為補充的金融體系,之后陸續組建了城市信用合作社、股份制商業銀行、信托公司、保險公司、證券公司、財務公司等,但大中型銀行為主的體系沒有發生根本變化。從目標定位講,金融體系具有排小性,層級控制理論認為,銀行規模變大、組織結構更復雜時,往往存在“組織規模不經濟”,并因此會減少對小企業的貸款。而小型銀行由于管理層級比較單一,在對中小企業融資上更有優勢。國外的大量實證研究也發現,小銀行比大銀行更加傾向于向小企業提供貸款。但我國長期以來小型銀行數量顯著偏少,民營銀行的成立組建也剛剛放開,無法有效針對的為中小企業提供優質的融資服務。

4、信用體系不完善與擔保體系不健全并存

我國的社會信用體系尚未建立,缺乏廣泛認可的中小企業信用評估系統。金融機構在無法掌握中小企業真實信用情況的前提下,個別中小企業的逃廢債案件就很容易引發對整體中小企業的普遍懷疑,加之中小企業本身規模小、抗風險能力弱,小企業的整體信用評價不高,極易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糟糕境遇。

與此同時,擔保體系不健全也制約著中小企業融資。由于中小企業抵押品嚴重不足,信用擔保的作用就更加凸顯。盡管近幾年涌現了不少專門的信用擔?;?,但也存在著一系列的問題:部分融資擔?;構婺P?、擔保能力偏弱;為中小企業提供擔保的條件苛刻,擔保價格不菲;內控管理不嚴,信息虛假,甚至通過擔保套取信貸資金進行再投資;擔保業務類型單一,缺乏創新和多元化發展。一些地區如溫州嘗試聯保聯貸等擔保融資模式,但隨著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出現了較為嚴重的擔保鏈和資金鏈斷裂的問題。

三、應加大力度逐步建立有利于中小企業融資的金融體系

1、健全中小企業融資法律保障并成立專門的金融支持機構

美國從1953年開始逐漸出臺了《國家中小企業法》、《小企業投資法》、《中小企業政策法》等一系列法律,還成立了中小企業管理局、小企業管理局等機構來支持中小企業融資,同時還允許政府機構撥出一定比例的經費支援中小企業搞新產品研發。德國也會通過自身補貼安排和積極鼓勵金融機構為中小企業提供融資服務。日本在通產省下設置了中小企業廳,全國各地都有管理中小企業的專門機構。韓國政府通過與民間金融機構合作,加大對中小企業尤其是優秀中小企業的融資支持力度。我國也應該不斷制定完善的法律法規及相關政策,通過財政補貼和風險補償等方式合理降低費率,實降低中小企業綜合融資成本。同時成立政策性的金融機構,不斷滿足中小企業融資需求。

2、建立多層次的中小企業金融服務體系

積極建立和發展中小金融機構,進一步開放商業銀行領域,專門服務中小企業。美國目前仍有9000多家地區性中小銀行,其中95%的資產小于5億美元。德國成立專門為中小企業提供融資服務的銀行,這些銀行一般是由政府出資或政府與各州政府合股創辦。日本政府設立了中小企業金融公庫這類政策性金融機構,向中小企業提供資本支持。我國一方面要加快發展小型金融機構,引導城商行、農商行、農信社等中小金融機構向縣域或鄉鎮等小微企業集中的地區延伸,設立更多服務中小企業的村鎮銀行。另一方面,進一步推動民間資本進入金融業。拓寬金融體系的廣度和深度,構建由大、中、小銀行和小金融機構組成的多層次信貸供給體系。

3、建立統一的中小企業征信體系

由于目前我國中小企業沒有建立相應的信用體系,于規避風險的考慮,多數金融機構將中小企業的信用水平都定得很低。這樣勢必影響一批本身融資信譽良好又有發展潛力的中小企業的融資,限制了他們的快速增長。一些部門和地方政府也意識到這一問題,逐步搭建了一些征信平臺,如“中國中小企業信息網”和溫州市民間融資征信平臺,但往往都限于部門和地區內部查詢和征信參考,對于跨部門和跨地區的失信和逃廢債行為顯得力不從心。因此應整合各部門和各地區信息資源,建立全國范圍內統一的中心企業征信體系,解決中小企業融資擔保問題。

4、建立健全中小企業的信用擔保體系

一是構建合理的風險分?;?。提高擔?;溝姆縵盞11壤?,同時由省級政府以上的再擔?;鉤械2糠值1;溝姆縵?。二是建立中小企業信用擔?;雇順齷?,清理整合規模過小、效率低下的地方政府出資的中小企業信用擔?;?,并提高擔保放大倍數。三是建立有效的再擔保和保險機制。建議成立一個多層次的再擔保體系。

5、積極發展風險投資體系等直接融資渠道

美國政府先后通過各項法案,鼓勵支持風險投資機構投資中小企業,良好的外部環境支持鑄就了美國高度發達的風險投資制度。對中小企業而言,風險資本的引入既可以充實企業資本,滿足資本需求,也可以借助風險資本的指導和培育規避經營風險,實現價值增長。以目前我國的國情來看,個人和家庭的資本完全有能力有條件進入風險投資領域,支持創新型企業的發展。從長遠來看,金融機構和契約性金融組織應該成為風險投資資本的重要來源渠道。此外還應進一步拓寬其他直接融資渠道,優化主板、中小企業板、創業板市場的制度安排,將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試點擴大到全國,加快場外交易市場發展。同時,加快設立中小企業創業投資引導基金,吸引社會資本設立創業投資企業。

總之,作為政府和金融機構,應當創新體制機制建設,提高金融服務的供給能力,為支持實體經濟特別是中小企業,做出應有的貢獻。